从“野鸡赛”到世锦赛,单速公路越野究竟有什么魅力

当公路越野(Cyclocross/CX)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如同山地车项目一样,也兴起了一些小的分支,单速公路越野(Single speed Cyclocross/SSCX)就是这样的一个分支。

单速系统意味着可维护性高,故障率低,尤其是在较为复杂的路况,单速公路越野车能在更加泥泞的道路上行进,而不用考虑泥土卡入变速器导致卡死现象。

从“野鸡赛”到世锦赛,单速公路越野究竟有什么魅力

有的人说SSCX是从固齿车(死飞)上面发展而出的,也有人说是从山地车上面汲取的灵感。当你以为它只是是一个普通的项目分支,那么你就错了。

SSCX一开始出现在美国的时候,如同很多美式运动的兴起一样,混乱且疯狂,比赛更像是一场派对

车手们的首要关注点不是赛场上的竞争,也不会太过在意积分,获胜者得到的不是奖杯而是纹身,人们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赛事的庆祝活动上,更关注选手们稀奇古怪的打扮,竞赛规则就是没有规则,人们享受着泥巴和啤酒混杂着的吵闹快感,车手们身心的压力都很少。

从“野鸡赛”到世锦赛,单速公路越野究竟有什么魅力

1995年,鲍勃(Bob Seals)举办了第一届公认的单速世界锦标赛(Single Speed World Championship,SSWC),命名为“WHIRLED”,比赛的第一个环节不是骑车,是喝啤酒。

SSWC不受任何理事机构的管理,除了参赛选手外,几乎没有组织来负责,举办赛事的权力几乎由酒类赞助商来确定。

1999年,首届SSCX世界锦标赛举办,重点仍然侧重娱乐性。共有260人参赛。获得冠军的人并不是获得奖杯或者特别标记的骑行服,而是被迫接受一个纹身或者油印图案,赛事组织者声明“你如果不想要纹身,那就不要赢。”

从“野鸡赛”到世锦赛,单速公路越野究竟有什么魅力

2001年,SSWC赛事在威尔士的欧洲最大的城市森林中举办,本年度设立了一些特别的奖项,如:全场最胖、最瘦车手;最佳摔车选手;喝啤酒呕吐最多的车手;最需要新车的选手等。

2002年,该年度第一次不是授予获奖者纹身而是油印图案,除此之外主办方将一个解刨的仔猪胚胎制成标本封装在柱形容器中制成奖杯。而第六名选手获得了定制涂装的车架,第六十六名选手同样获得定制涂装车架。比赛已经在另类和疯狂上一去不复返。

从“野鸡赛”到世锦赛,单速公路越野究竟有什么魅力

2004年冠军纹身

2005年,SSWC在美国举办,赛道是一个40km的单圈,并且在骑之前增加了1英里的越野跑,以让400名选手能在狭窄的赛道上拉开距离。

令人意外的是,世界冠军并不是骑得最快的那个人,因为自行车只是卡丁车的排位赛,前20名自行车手紧接着参加了卡丁车比赛,尽管骑得最快的那名选手卡丁车发车位置最好,但并没有获得冠军。

从“野鸡赛”到世锦赛,单速公路越野究竟有什么魅力

越野跑+CX+卡丁车

2006年,本年度的发车位置是由2005年的成绩决定的,此次比赛吸引了共计300名选手,获胜者赛后在赛场直接被纹身。

2008年,大约有400名选手参加,赛事已经逐渐步入常态化,赛道难度有所增加。也在这一年,一些自行车厂家开始生产专为SS研发的车子(分别是Giant和Kona)。

骑着这两个品牌车子的选手用马克笔把赞助商logo写在胸前,也正是这一年,各种奇装异服开始出现,先是Jackie Phelan这个山地车手穿上了全套男士西装出战,随后人们开始纷纷效仿。

从“野鸡赛”到世锦赛,单速公路越野究竟有什么魅力

2009年,赛事设计了一条超高难度的赛道,在落基山脉的底部,海拔达到6500英尺,选手们普遍反映无法适应当地环境,表示至少要一周以上才能勉强适应,另外赛道的技巧要求也十分高,甚至融入了速降赛道的设计要求。

从“野鸡赛”到世锦赛,单速公路越野究竟有什么魅力

UCI入局,混乱与秩序的博弈

早在2008年UCI就注意到了SS赛事,但UCI极力想和这些组织方划清界限,并极力否认SS、SSCX属于自行车项目的一种,UCI认为相关的赛事和组织方对自行车项目的纯洁性有所玷污,在广大爱好者群体和公众群体中起到了很不好的引导作用。

另一方面,赛事的组织者们也同样不想UCI介入并反对UCI指导,认为UCI会大大削减赛事既有的风格。

从“野鸡赛”到世锦赛,单速公路越野究竟有什么魅力

在随后几年内,SS赛事一直平稳发展,并持续独立运营。

不过,UCI目前已经批准SSCX是一个单独的规范性项目。曾经的SSCXWC(世界锦标赛)是在美国独立运营的商业赛事,正式接入UCI以后,UCI将在彩虹衫名册上增加了一场世界锦标赛(SSCXWC)。

这也表明着从官方角度,SSCX已经成为一种可以合法的被单列出的项目,并且是起码受一部分人欢迎的。在2019年,SSCXWC恢复了淘汰赛的赛制,在美国的佐治亚州举办了比赛。

从“野鸡赛”到世锦赛,单速公路越野究竟有什么魅力

无论UCI内部还是普通车友,都对SSCX分成专门的项目有两极分化的观点,擅长本项目的人会极力推行本项目的正规化,但一部分人会认为接入UCI的管辖范围会让比赛变得无趣,损失很多疯狂的成分。

当然最终确定成为一个单独项目需要多种因素,我们可以猜测的是:UCI的官员注意到了SSCX具有的潜力和该赛事登陆欧洲后带来的民众经济效益。

从“野鸡赛”到世锦赛,单速公路越野究竟有什么魅力

一方面UCI注意到,一些退役的运动员比如Jessica Cutler和Sven Nys对SSCX比赛大加赞扬。

他们在退出职业赛场以后,能在SSCX找回职业赛场时的灵感和维持当年的状态,借由这些曾经的顶级运动员的推介,UCI关注到了这一小众的圈子和赛事现场独特的氛围,更有责任和义务来净化自行车相关的产业和赛事。

从“野鸡赛”到世锦赛,单速公路越野究竟有什么魅力

另一方面这种不受官方管控的现场氛围也是被UCI所诟病的环节之一,Nys曾经对《Cyclocross》杂志的记者说道,SSCX比赛如同一个大Party,人们大喊大叫尽情玩耍,酒瓶乱扔,这一切都是赛事游戏的一部分,正如它起源于美国一样,带有更多美国人的疯狂风格在里面。

但也正是这些疯狂的行为让UCI感到荒谬和混乱。再有就是接入UCI以后势必会遭到WADA(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管辖,许多的SSCX选手对此点大为不满。

最终UCI认定的SSCXWC赛制为车手必须通过一圈排位赛来决定能否进入决赛,一些人认为这样不考虑积分规则的设定会让一些运气较好但平时参赛较少的选手有机会进入决赛,影响赛事公平性。

但UCI认为目前SSCX项目并没有特别多的基础选手,这样的赛制将尽力保持赛事的公平公正。

从“野鸡赛”到世锦赛,单速公路越野究竟有什么魅力

并且UCI已经从2018年开始着手将SSCX移往欧洲赛场,首场欧洲赛事举办地放在了距离UCI总部只有5小时路程的意大利维罗纳,这一举措不仅仅是地理上的改变,更多的是便于UCI的监督管理,将赛事风格转化为UCI所认可的严肃、认真模式。

从“野鸡赛”到世锦赛,单速公路越野究竟有什么魅力

SSCXWC的创始人被询问起这样的变化时说道:“我虽然喜欢以前的自由自在,但是我的孩子长大了,它们需要更合规的氛围,才能让其茁壮成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