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9年硬派越野车 与猎豹越野车说再见

回望2019年,对于硬派越野车来说,是里程碑年份。因为国六降临,这根稻草压死多只骆驼。猎豹是其中一只。当猎豹回过神去外采国六发动机时,已经来不及了,供应商收回款无望,开始断供。与众泰君马、华泰一样,猎豹生产线停摆,进入债务纠纷,甚至无法摆脱破产传闻。

近日,猎豹久无声音之后发出消息,猎豹不再否认回避困境,开始自救计划,四个生产基地,永州、长沙、荆门、滁州,保留总部基地永州,地方政府扶持,比准企业工业地块转商业用地,地产业内都知道,这是送了一大笔钱。长沙工厂租给吉利,荆门工厂交还地方政府,滁州工厂转卖。与供应商签订新采购合同,重启mattu、CS10国五车型生产用于出口,消耗供应商老订单库存,出口回款销旧账。新采购与旧账切割,这个存量资产变现的行动是通过瘦身摆脱债务困境,还清供应商欠款,供应链才能运转,车企才能运营。猎豹唯一的越野车Q6,就是在安徽滁州生产的。这次转卖滁州工厂,Q6的生产线可能不保,在猎豹急于清欠的环境下,Q6复产的机会渺茫。越野车友该和猎豹说再见了。

猎豹的高光时代,是从1995年开始,先与三菱汽车技术合作,CKD帕杰罗V31,后来成立合资公司,先后开始生产挂三菱标的V31、V33车型,后来有生产挂猎豹品牌的V73、帕杰罗IO命名飞腾。那时三菱管控下的供应链及品控,保障了产品质量,但国产化率不高,车价也很高。10年间在基本无对手的市场下合资公司挣了大笔资金。猎豹信心建立,开始扩大自主品牌份额,说服三菱,开始全面国产V31,进入经济型SUV领域,开发猎豹奇兵,与哈弗H5竞争。然而,骑兵是猎豹走向衰落的开始。骑兵过于追求100%的国产化率,对供应链妥协放松,品控严重下降,骑兵不惜放弃帕杰罗三大件的核心,发动机使用来自491老旧4Y的国产版4RB3,匹配国产变速器,博格华纳分时四驱,大幅下降的品控伤了许多越野爱好者的心。在二手越野车行内,出现奇怪现象,奇兵二手车大跌价,特别是两驱版无人问津。而老的4G64版却很受欢迎。究其原因,原来国内曾大量进口V32、V31,以及部分V33、V43存量水货车,这些车报废之后,市场上有大量拆车件,有状况很好的原装发动机、变速器、分动器,甚至V43上的超选四驱。令人惊奇的是,这些拆车件的质量、性能远好于奇兵新车。很多越野烧友,开始利用拆车件改装骑兵,而早期装4G64发动机的车型最合适,因为完美对接,无需改动。甚至有装全套6G72/74发动机、自动变速器、超选四驱的V43/45版奇兵出现。而后期装2.2的4RB3发动机的奇兵则不受待见,连两驱改四驱都不愿接单。后期在用V33车身开发的黑金刚,依然没有彻底改观品控,令三菱失望。

盘点2019年硬派越野车 与猎豹越野车说再见

V31底盘

盘点2019年硬派越野车 与猎豹越野车说再见

奇兵

盘点2019年硬派越野车 与猎豹越野车说再见

黑金刚

后来国资促成广汽并购长丰汽车,三菱顺势与广汽合资,国资的条件是合资厂落地长沙。长丰失掉三菱,暂时退出整车业。直到2013年,长丰回购猎豹部分资产,重新注册猎豹汽车公司,重启汽车业务。开发了Q6延续越野车型,但品控依然是硬伤。随着国内城市SUV市场的爆发,猎豹全身投入,巨资研发了前驱平台,以为炫酷的外形加上军工的历史能获成功,但市场竞争是产品试金石,猎豹没有技术积累,没有自产的发动机、自动变速器,特别是没有赶上长城、长安、奇瑞、吉利等当时SUV爆发的市场先机,无法与主流车型竞争,在加上品控、供应链问题,猎豹遇到销量暂时暴增后大幅收缩的困境。但一时的销量大增,为猎豹留下四个基地的负担,最终车市冷却收缩后债务问题爆发。

现在猎豹忙于还债,重新恢复供应链,如果一切顺利,希望猎豹能痛定思痛,在永州基地恢复Q6生产线,重新二次开发猎豹越野车。当前市场,城市SUV严重饱和,竞争激烈,特别是国六排放下。猎豹失去优势。而硬派SUV市场,虽有竞争,但小众市场还有空间,虽然前期Q6品控口碑有影响,但V33车身对越野爱好者吸引力仍是巨大的。如果猎豹重新选择动力配置,汽油动力选择航天三菱双VVT的4K22D4T发动机,2.4T,柴油可选玉柴、潍柴等2.5T发动机,匹配8AT自动变速器,分时四驱、TOD四驱可选,强化品控,优化座椅多种布局,还是有机会翻身的,这一切要看猎豹的决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